一鏡到底,捕捉稍縱即逝的光

  在開拍前,鄭有傑和攝影師Jake經過長時間討論,尤其諸多檢討《一年之初》的經驗。《一年之初》不僅在敘事上採用複雜的五線交錯結構,拍攝手法也盡其所能的繁複。鄭有傑自承「每個導演在拍第一部長片時,常會有過多的表現慾,所以會嚐試很多不同風格」。幸好那樣的嚐試的確有收穫,他們發現當時分好鏡、走好位的東西,都不如一鏡到底、捕捉現場真實的東西來得好,所以最後決定這次採用手持攝影機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原本在劇本中有的倒敘、旁白、主客觀鏡頭等電影手法,也因此全部刪除。

 

  這樣做風險當然很大,不過堅持完美的導演無意妥協,不論監製、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也都鼎力支持,「他們不怕,我還怕什麼」,第一天拍完,他就與攝影師包軒鳴達成共識,「乾脆推到極致,探索未知的領域」。

 

  為了縮短鏡頭與演員的距離,以捕捉演員最具張力的情緒,Jake還拉鋼絲、自搭鷹架,創造了許多輔助工具。鄭有傑說「攝影師在這部電影裡面有點像看不見的一個演員」,張榕容甚至「感覺不到攝影機的存在」。

 

  此外還對於光線十分講究,如同不要分鏡打斷表演,鄭有傑也不要燈光干擾演員,要求燈光打得越少越好,希望能在自然光下完成拍攝。因此第一週拍完,燈具幾乎沒從器材車卸下來過。他們還特意挑選了一種台灣很少使用、感光較強的底片,讓光線也在視覺上扮演重要角色,並且因應故事時序推移做了底片調整。

 

  因為一鏡到底,有時一天只需拍一個鏡頭,拍攝進度看似順暢,但對攝影師Jake來說,精神上卻很疲累。最適合拍攝的光線稍縱即逝,所有人都必須提早準備,「就要跟那麼多人說,雖然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得差不多,但我們現在沒辦法拍,你就是要等,等到那個時間」。等待也是件壓力十足的事。

製作花絮 下一篇: 【陽陽】拍片/製作花絮(五)

創作者介紹

【陽陽】鄭有傑作品 8/7上映

yang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