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引用處 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09/06/post-1328.html

努力往前跑,有所為的跑,無所為的跑,光是跑步,就可以跑出不同的人生態度。

 03.jpg

我很喜歡《陽陽》的結尾。

女主角張榕容在暮色中繼續往前跑著,不知起點在那裡,亦不知終點在那裡,她只是一味往前跑著,人都已氣喘吁吁了,五官上的汗水模樣亦不很清楚,但是步伐沒停…電影就在跑步聲和氣喘聲中淡淡落幕。

陽陽要跑去那裡呢?這種沒有結局的結尾,又代表著什麼意思呢?等不到答案的人或許嫌空洞,細心品味的人卻能夠從前面的劇情鋪排中,看到導演深入角色靈魂的挖掘工程。

跑步,在《陽陽》中是非常重要的劇情核心。原本,跑步是女主角張欣陽最有把握的競技項目,但也因為跑步,她遇到了羞辱,也看破了人性,但是她沒有放棄,只要有機會,她還是會繼續,因為那是她擅長,也是她喜愛的事,更重要的是,你不必隨著別人的節奏起舞,只要堅持,你可以隨時做你自己。

張欣揚的人生腳步其實跌跌撞撞,不算順暢,最愛的跑步,曾經傷她最重,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愛過,就會一直愛下去,她的堅持,反而成就了她最高貴的特質,那也是全片最令我動容的性格刻畫。

02.jpg  首先,張欣揚在田徑場上的表現遠不如何思慧飾演的小如姐姐,沒關係,她的臉上有笑容,她相信自己終於能夠超過姐姐,那是信心。

其次,她不但在田徑場上威脅了姐姐,同時也在情場上掠奪了姐姐的愛人,於是姐姐設局,在她獲勝的那一刻,也留下了最難接受的恥辱。

一般人遇到這款命運逆襲,必定灰心喪志,她接受灰頭土臉的結果,也轉戰其他表演領域,但是被命運戲弄的不甘心,不情願,她還是想從田徑場上找回來,於是她重回田徑場,想要找回過去的感覺,只是疏於練習的她,心有餘,力不足,她敗得更慘。

鄭有傑採用了「乾淨俐落不囉唆」的處理手法,不用透過任何的旁白,只要陽陽再穿上運動衣和球鞋,她的心跡已經表露無遺,添加任何一句對白,反而會著相露饀,形成蛇足;更犀利的是,陽陽沒有成功,她失敗了,希望與汗水不成正比回應,不但是殘酷人生的重現,同時也是淬煉陽陽性格的生命關卡,如果陽陽獲勝,電影就成了好萊塢式「勵志」片,多了傳奇,多了浪漫,卻完全喪失了寫實力度,陽陽的再次挫敗,再次失望,雖然換來沈重的歎息與惆悵,卻多添了人生道上到處有坑洞的真實觀察,也營釀出讓人欣然接受的說服力。

跑步既然是自己的最愛,不必受限於環境而做任何改變,只要想跑,隨時可跑,關鍵在於沒有了爭勝之心,回歸最單純的運動樂趣時,生命就變得更加明亮光淨了。為了獲勝而跑,固然提供了刺激動能,卻也多了功利計算,只有告別了得失計較心,跑步的樂趣才又能自在回到跑者身上,不必為了自我挑戰或超越什麼成績,只要喜歡,就繼續跑下去,那其實是自我娛樂的最便捷方法。

01.jpg 
 平心而論,張榕容的跑步模樣,很不像專業田徑選手的神采,不夠俐落,亦不夠帥氣,但亦正因為不是這麼專業,所以一開始的落後,隨之而來的競爭,都看得出她追求勝出的力氣拚搏,也使得她後來的落敗,有了可以想像與接受的基礎,畢竟她只是個平凡女子,校園裡培養出來的興趣,未必是日後的吃飯本錢,卻足以成為一輩子願意追求的運動樂趣,不夠好,卻能夠樂在其中,然後持續跑下去,這種人生的堅持,也形成《陽陽》最美麗的風景。

張榕容的腳步聲與汗水,是《陽陽》最有力的青春印痕,品味細想,觀眾可以找到很多的生命啟發。

創作者介紹

【陽陽】鄭有傑作品 8/7上映

yang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