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07.jpg 08.jpg 09.jpg

從小璦到榕容到陽陽 鄭有傑                 by / 程孝澤

 

我覺得如果要講《陽陽》這部片,我會想先講榕容這個女生、這個演員;還有,我所認識的鄭有傑導演。

 

張榕容

 

我認識張榕容的順序是  從小璦到榕容再到陽陽。

 

小璦是張榕容在《渺渺》飾演的角色暱稱,是一個活潑可愛的高中女生。張榕容小姐已過了高中的年紀,雖然她有high的一面,但完全用活潑可愛來形容卻失之細膩,嚴格來講,我常說,榕容的心底是一個小大人。

 

在《陽陽》裡,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榕容 / 陽陽心底的那塊,陽光的底下帶著深層的灰黯。但又很堅強。

 

我是先讀到《渺渺》劇本裡小璦的角色,然後開始試鏡找尋適合的人選,這跟有傑是先有榕容再因著她創作出《陽陽》劇本是不一樣的。當時我們試了很多優秀的年輕女演員,我們認為要找到完全符合小璦這個條件、而且要讓佳嬿(《渺渺》裡的渺渺)輕鬆對戲的女生應該沒有那麼難。有一天我們問佳嬿,你的周遭有沒有好朋友呢?

 

佳嬿很開心的提出跟她一起拍過《一年之初》(有傑導演的第一部長片作品)的張榕容,我在記憶裡搜索,那個角色我有印象,可是年紀好像頗大不太適合高中生吧?而且,我記得她長的很混血。

 

見到面,印證了混血的部分但是並沒有我想像中的老,而且很顯然演高中生並不難說服觀眾;但真正重要的是,她跟佳嬿試起戲來完全就像小璦與渺渺,同時,她骨子裡high的那部分也是我們要的。只是唯一我比較過不去的是,為什麼小璦要是個混血女孩?

 

在和榕容聊過後,中法混血的背景被我稍微改編加進《渺渺》的故事沒有想到的是,當初我無法下決定的點,卻成了《陽陽》這個故事由來的原因。

 

於是乎,當我看著《陽陽》這部片,發現從榕容到陽陽,有點近有點遠,我好像看到榕容的背景,但你知道那只是一個外衣,整個魂還是在一個編出來的故事上,只是角色的深刻與挖掘是更有層次的。

 

換個角度說,在《陽陽》裡我看到鄭有傑導演抽絲剝繭的從一個演員、一個角色找到了它背後的整塊,靈魂的切片,然後再改編、延伸出一個充滿豐富劇情的故事。

 

所以,你可以從《陽陽》裡看到榕容心裡的那個小老人突然,我覺得小老人比小大人貼切因為大人有時還很幼稚,老人又多了點聰明的東西,榕容的老是聰明的那種。

 

「榕容是個很天生的演員」,記者訪問時我曾這麼形容過張榕容。第二部長片就能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韓國的亞洲電影新人獎、香港電影獎的最有潛力新人這不完全只是她演活了一個角色,而是她詮釋的電影裡的小璦在觀眾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個深刻在《陽陽》裡更是充盈。榕容很早就告訴我,在《一年之初》時鄭有傑導演啟發了她的表演,她常把「有傑」掛在嘴邊,那時我還不認識有傑,但我很羨慕這樣的導演與演員的關係,一種全然的信任。我聽到佳嬿和榕容不斷提到這個細膩、多愁善感的男性直覺告訴我,他是個好導演。

 

鄭有傑

 

拍《渺渺》時本來榕容很希望有傑能來客串一個重要的角色,但因故沒有達成。可是我跟有傑的認識反而是我去客串《陽陽》這部片。至今我還是不確定是書宇(《陽陽》的副導,《九降風》導演)提的餿主意,還是攝影師Jake的意見,還是有傑自己想到的。總之,當書宇打來問我時,我的直覺是別鬧了。當有傑再親自打來,我開始覺得事態嚴重,因為那時我並沒有什麼事要忙找不到藉口,而且同樣身為創作者,只是一個客串的小角色我都不幫忙,感覺太不上道。

 

我不是專業演員,也沒受過較深入的表演訓練,北藝大研究所導演課偶爾要自己下去表演一下的經歷更是讓我確定我完全不是演員那塊料。但是有傑的語氣誠懇到讓你覺得拒絕他實在是一件殘忍的事,在一再的警告他都不聽之下,我只請求他現場要有備胎,而且我絕對接受隨時、只要他覺得不對馬上把我這個客串演員換掉。

 

當然,我心裡更好奇的是,榕容佳嬿開口閉口的導演到底是好在哪?從演員的角色去體會實在是再好不過。

 

一見面,他很真誠的感謝我來幫這個忙,我一直提醒他我也是導演我知道拍片時間的寶貴,覺得不對就馬上換人我一點都無所謂,但是他好像完全沒這個打算(本來講好會有的備選也沒有),改完我臉上的濃妝就開始試戲了。

 

當許多你合作過的攝影、燈光、製片組等工作人員站在面前看著你要演戲,你將徹底明白「後悔」這個詞是什麼意思。我唯一記得的是,有傑、書宇、Jake三個人表情嚴肅的站在我前方看著我把明明背的很熟一開口卻七零八落的台詞表演完我不確定Jake有沒有,但書宇和有傑是笑到摀著肚子奪門而出!

 

非常好,我想起有傑正是演紅《波麗士大人》裡的潘士淵!

 

我當時真的很慶幸我並不是要走演員這行,當然,我知道他們這個舉動玩笑的成份居多。雖然我很想回家,但是有傑閃爍著笑的太過頭而導致眼角的淚直說「其實不錯啊」把我留了下來。

 

試了幾次戲之後,我發現攝影機悄悄的從我的正前方變成從我的後方拉背(><),但是我真的開始不緊張了。有傑並沒有做什麼神奇的事,一次次講戲、示範了一些動作,但回想起來他在言語間做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讓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到。

 

我忍不住想,從來我有沒有讓我的演員有這樣的感受呢?

 

拍完了,我很怕我的演出砸了他的鍋,他很有把握的告訴我沒問題。離開前劇組放飯,他很緊張緊張在醫院待產的老婆,緊張即將要出生的baby。那時我看到的不是個電影導演,而是一個愛家愛老婆的男人。

 

從那天起一直到《渺渺》首映他來站台、到柏林影展我們見了幾次面,愈是熟識有傑愈是發現他是一個沒有心機很誠懇的作者。他把全心投入在創作上,誠實的面對自己要的東西。唯一有時會令他擔心的是,他想要的會不會離觀眾太遠?他愛觀眾,他擔心觀眾不愛他的作品;而作品,不管是《一年之初》或是《陽陽》都是他把精神和感情全部投入的創作。

 

陽陽

 

關於《陽陽》這部片,我看了兩次,一次是在沒有定剪前的版本,有傑說那是完整的一切,沒有多餘浪費的一格,留下的都是他珍愛的不論是演員的表現還是鏡頭下的美學。可是因為說故事的重心、許多前輩的建議、從觀眾的角度思考,他必需有所取捨,即使是要動任何一刀,他都掙扎再三;我明白他的心情,那是把作品當自己小孩一樣看待的情感。

 

在柏林影展《陽陽》入選了電影大觀,我看到新的一版果然有了取捨,有傑還是不停告訴我哪個部分剪掉他真的很不捨,演員很好、戲很好、鏡頭很好但是導演顧全的終究是個大局,我想告訴他的是,電影沒有絕對,它有生命,所以很多事是命定,你對作品的誠意讓你留下的一定都會是最好的。

 

《陽陽》這部電影,可以看到好看的故事;自然而且一致的表演(朱陸豪與台煙姐兩位前輩不用說,榕容、睿家、健瑋、新人何思慧場場都在拼演技);Jake(《一年之初》、《海巡尖兵》攝影師)不只跟有傑討論出想要的攝影美學而且精準的執行雖然我免費的看過兩次,但是我相信,我還是會花錢買票去戲院再看一次。

 

這一次我可以純粹的當個觀眾,跟所有人一起享受鄭有傑和張榕容創造出的《陽陽》角色、生命帶來的感動。

 

 

程孝澤

2009/7/5

 

 

創作者介紹

【陽陽】鄭有傑作品 8/7上映

yang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racy
  • 謝謝程導演^^
    真好久不見了!!
    不管是渺渺或是陽陽
    我都可以感受得出演員與導演的用心.努力
    請繼續加油 帶給我們更多更好作品
    雖然我已看過二次陽陽
    但8/7正式上映時
    我會再呼朋引伴捧場的:)
  • POBY
  • 超酷的~
    從渺渺到陽陽
    中間插了個一年之初、九降風、海巡尖兵、波麗士大人...
    不管是鄭有傑導演、程孝澤導演、林書宇導演...還是榕容、佳嬿等演員
    太酷了~ 分不開欸~ 大家都在一塊~
    這圈子真是令人羨慕~
    你們要繼續加油喔~
    我知道這是推手計畫第一部作品~
    雖然只是個開始~
    以後更期待更多台灣電影給觀眾煥然一新的感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